原标题:德国动物园拟“用动物喂动物”,已列出优先宰杀名单 德国一动物园受疫情影响 决定用部分动物喂其他动物 新冠肺炎疫情在德国蔓延以来,无法接待游客的动物园快撑不下去了。 位于德国北部的新明斯特动物园(Neumünster)的负责人卡斯帕里女士在接受德国媒体《世界报》采访时承认,如果动物园想要生存下去,最坏的打算,是用动物园的一些动物去喂养其他动物。 “我们已经列出了优先宰杀动物的名单。”她说。“这是最后的手段,确实让人很难过。但即便这样,也不能解决我们的资金问题。” 动物园的海豹和企鹅每天都需要大量鲜鱼,而现在鲜鱼供应已经岌岌可危。卡斯帕里女士甚至已经考虑将它们安乐死。 新明斯特动物园的明星...... Last article READ

原标题:非法“送养”暗黑链条:中介宣称领养落户一条龙(下篇)

鲍毓明案牵出网络送养黑产链:中介建群 小孩售价10万起

近日,杰瑞原副总裁鲍毓明被指性侵养女一案备受关注,有网友指出,网络上有人发布送养、领养孩子的消息,还有中介从中牟利。

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QQ群、微信群和论坛中有不少类似“组织”,规模都在百人以上,成员有“领家”、“送家”和“中介”。

交流群的群主一般是搭线的中介,其中一个群主就拥有至少3个群,成员600余人。每天群里滚动发送送养和领养消息,宛如黑市。送养的孩子还未出生,或是刚出生不久的婴儿。像是一场交易,送家会提出1万元甚至十几万元的补偿费。

还有中介蛰伏在群里或专门建群,他们主动联系群友,声称能代办出生证明,收费3万元,“跟医院合作,15天办理落户,一个月办了6个家庭。”

在知乎封停送养相关的账号和网帖后,4月14日上午,腾讯QQ安全团队针对群组进行“儿童送养”违法活动,对相关帐号及QQ群组进行了封停处理。然而记者也留意到,仍有一些群交流活跃,有群主开始组织换群,成员们也互相提点“风声紧”。

送养:孕妈网上预约下家,有人要20万元补偿费

4月13日下午,新京报记者搜索发现,网上有关于送养、领养宝宝的消息和交流群。新京报记者加入了3个“圆梦交流群”,成员有600余人,均为同一个群主。此外,微信群里也可以搜索到类似的领养群,成员都在300人左右。

“真心L(领),女宝,骗子绕行”,“圆梦交流群”QQ群里,每天都有数十条类似的信息。这个标签为“孕期交流、婆媳、母婴”的群里有198人,大部分成员将备注改为地点+领养/送养+性别。一有送养的网友进群,马上就有许多人询问。

在交流群里,领养孩子的被称为“领家”,送养孩子的被称为“送家”。“送家”又分两种,孩子已出生或是待产孕妇。聊天群中,领家数量远多于送家,而“送家”里孕妇居多,只有少数人送养已经出生的孩子。

“送养”群里发送的“送养”信息。

在河南生活的张云(化名)就是其中之一,她称,自己已经生了两个女孩,三胎刚出生1个月,也是个女儿。“家里一直想要个男孩,想把老三送走,再生个男孩。”

张云给记者发来宝宝和大女儿的照片,证明孩子“长得好”,张云表示只需要定金一千元,补偿费一万元,就可以把宝宝领走。她对于领家没有具体要求,称以后也不会再见面,只要对宝宝好就行。

另一名河北的网友称自己有一个刚生下两天的男婴,因为和男友无法结婚,不能养孩子,“如果诚心要就定下来,我还没出院,给孩子办出生证明的时候就用你的身份证,出生证就是你的名字,可以落户。”

在北京工作的东北人李可(化名)今年刚22岁,男友比她大一岁。李可说,发现怀孕的时候孩子月份已经大了,但他们还没有结婚的打算,只能把孩子送人。她去医院做过检查,孩子健康,谈过几个领家,都没成,“有个单身女性,聊得挺好,就是给孩子上户口方面出了点问题”,她还提到,有一个26岁的单身男性也曾找她提出领养,她觉得对方怪异,就没有同意。

随后李可给记者发来B超单和男友的照片。她表示,可以来领家所在地生产,产前检查和生产费用需要领家负责,“月子费和补偿费需要3万多元。怀胎十月又生下宝宝也很不容易,希望您理解一下。”

记者调查发现,在领养圈中,双方都以营养费或补偿费的名义报价。3万元在领养圈中算是“低补”,要价十几万元“高补”的也大有人在。

“我先说我的营养价格,你能接受我们再谈”,4月14日,新京报记者通过一个代办出生证的中介找到了送家赵雯(化名)。

她在对话开始就发过来一张聊天截图。图中,她和一个领家提出要15万元的营养费,对方质问称“你卖孩子呢?”赵雯回复说,“卖孩子就不是这个价格了,试管都20多万了。”

在记者表示接受报价后,赵雯才简单聊了下自己的情况。她称自己未婚怀孕,孩子月份大了,流产舍不得,预产期是7月24日。她担心给不了孩子好的生活条件,所以决定送养。

她详细问了记者的年龄、住址,以及是否有房产后,表示可以到领家老家生产,但价格不能再谈。

另一名孕妈也提出要10万元的营养费,她要送养的是第三个孩子。原本和一个领家谈好了,对方反悔了,“我医院都找好了,生孩子的时候用领家身份证,医院那边红包费用我出,你只要把孩子带走,10万,没得商量。”

她还提供了一张聊天截图证明自己要价并不算高。截图显示,在一个有13人的微信群中,有数名送家,赵雯也在其中。有领家要领养一个女孩,“价格不是问题。”赵雯回复“那就20万。”另一名网友附和称:“成都一个领家25万领的,江苏一个领家15万领的”。

送养方和领养方的聊天截图。

骗局:中介建群网友当托,多人被骗数千元定金

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在领养圈,补偿费用是送领双方的焦点话题,甚至有人借此设局行骗。

4月14日下午,圆梦交流群的成员“QUEEN”在群里提起自己的遭遇。她经人介绍打听到一个要送养的男宝,为了表示诚意,疫情期间也开车10小时去看。原本谈好补偿孕妇5万元,但后期对方提出涨价,这事只能搁置。

有领家跟评,“我只要是个健康的孩子就行,其他啥都不要求”、“我也找到了,可是怕人财两空”。

四川的领家韩玉(化名)刚进群不久,她做试管婴儿失败后,决定领养。她最近找到一个合适的送家,对方预产期还有三个月,要求营养费六万六,生之前每个月还要给一千多元的生活费。

“我是农村的,也没有工作,给那么多钱还是很难的。”韩玉说,后期还要给孩子上户口,少不了一笔费用。找中介办准生证,没有四五万也下不来,她希望能找个低补的孩子。

“知道有偿领养是犯法吗?”在交流中,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领家和送家之间似有默契,均不提此事。当有人问起,送家强调说,自己并非卖孩子,只是需要点营养费。有领家表示“营养费低一点,不超过3万,应该不算什么买卖吧。”也有领家称“这是灰色地带,不能光明正大地说。”

“送养”群里发送的“领养”和“送养”信息。

很多领家不知道,这个“灰色地带”也成了行骗的“生意场”。

4月14日,经一名自称领养成功的网友介绍,记者认识了“未婚先孕妈妈救助站”的“总负责人”,对方将记者拉进一个名为“爱心救助站三”的QQ群。

群内一名“客户负责人”私信记者称,可以帮忙对接送家,但要先交2500元保证金。双方见面后,可以选择直接领走孩子或者让孕妇在救助站生产。“我们是为了救助未婚先孕妈妈,在河南、安徽等地有线下站点,介绍成功保证金不退,不成功继续介绍或者退钱。”

“客户负责人”表示,如果孕妇在他们指定的医院生产,可以用领家的身份证登记,可以上领家的户口,孩子出生以后检查健康才交接,“万一有毛病,我们安排其他孕妇或者孩子顶上”。对方称,若是领养已出生的孩子,花费更大,或者他们帮忙找关系,去福利院走过场,办正规领养手续。

但当记者要求“客户负责人”提供相关证明时,马上被踢出群聊。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上述领养方式也是很多网友曾遭遇的骗局。

有网友在知乎上发表文章揭露“警惕领养收养骗局”。文章称,网上有人利用领家迫切的心理需求,发布成功领养的经验,给领家介绍了中介拉进群,然后收取2500元定金。

一位网友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曾被这种套路骗去了2500元钱。“交钱后,就被对方拉黑了。群里很多人都是托。”

包办:中介3万元代办出生证,“与医院合作15天落户”

“圆梦之家交流群”群主“暖阳”告诉新京报记者,类似骗局很多,也有很多网友被骗。

他提醒记者,领家最好不要先给钱,要求给保证金、定金的,骗子的可能很大。“最好领到孩子再给钱,然后签一份领养协议。”

“领养协议有法律效应吗?”“暖阳”否认说,领养协议没有法律效应,但对于领家送家是一种约束,领养成功后找他办准生证就能解决这个问题。

4月13日下午,在媒体报道知乎上有送养儿童信息后,知乎开始清理相关信息,并对相关账号进行永封处置。这个消息也引起圆梦群的关注。不停有人将媒体报道转发到群里,不久后,群主未说明原因直接解散了“圆梦之家”,新开了备用群,他会时常将备用群二维码发进群,“防止走散”。

“圆梦之家交流群”群主“暖阳”不是领养中介,他建群另有目的。他介绍,自己承办代孕、办准生证的业务,“领家和送家都在群里,自己私下联系,需要办准生证再找我。5万元包办成,一年能办几十个。”

“暖阳”说,送家的营养费价格不一,有的三四万元就行,有的则开价十几二十万元,他提醒称,“价格越低越好,最好不要超过8万元,给的太高,就变成买卖小孩了。”

新京报记者加入多个“圆梦之家”QQ群后发现,很多群主并不领养也不送养,而是为了帮成员办理出生证明,并在群里发办理成功的截图。群里一名办理出生证明的中介透露,“群主每推荐一位,就可以拿到提成。”

这位中介办理出生证明需要三万元,并称“上完户口再收费”。办理需要提供身份证、结婚证和户口本复印件,领家可以拿到出生证明。“上完户口把钱打给一个海外账户,证明我找人送过去,邮寄可能会被发现。”他手握客户资料,所以不担心对方不给钱。

这名中介自称是湖南人,谈业务时他很谨慎,使用的电话号码和网络账号都是朋友注册。他称,自己跟广东、湖南、河南、四川等地方的医院合作,所谓的合作就是给医院“掏钱”,“算是打擦边球吧,这个月已经为6个家庭办了出生证明。”

另外一位开价5万元的中介则提供了另一套流程。他会介绍临产的孕妈给领家,孕妈用客户的资料在医院产检、建档。“我们跟医院有合作关系,这块可以放心,15到30天就可以办成。”

送养方和领养方的聊天截图。

专家:高价送养或涉嫌拐卖,建议改进国内领养体系

4月14日上午,腾讯QQ安全中心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,近期,QQ安全团队接到用户举报,有人利用QQ群组进行“儿童送养”违法犯罪活动。已第一时间对举报信息进行核实,确认后已对相关账号及QQ群组进行了封停处理。

4月14日晚间,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,QQ群“爱心救助站三”已无法搜索到,显示为“已删除或解散”,而“圆梦交流群”、“圆梦BB群”等尚在活跃中,仍不断有新成员进群,发布送养、领养消息。

对此,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、执业律师叶竹盛表示,非法收养在法律上,一般体现为拐卖儿童犯罪。

他称,我国合法收养主要分为两类,一类是亲戚之间的收养,一类是福利院孤儿收养。非法收养实际是一个地下的送养和收养市场。例如领家给送家几万元营养费的行为,严格意义上就是拐卖儿童,亲生父母也可以作为拐卖儿童的主体,“如果象征性给一点营养费,比如说几千块钱,很难认定为牟利,但如果超出一定限度,送家有了非法所得,就不能排除是拐卖。若送家没有收取营养费,但知道小孩要被贩卖,该行为就涉嫌遗弃罪。”

此外,叶竹盛表示,在领家和送家之间牵线的中介,甚至是送家将孩子卖给中介,中介再进行贩卖从中获利,这类中介则深度参与了拐卖行为,是拐卖儿童的共犯,甚至是主犯。如果中介明知是拐卖,仍帮助办理出生证等证件的,则构成拐卖儿童罪的从犯。

他认为,民间非法送养的现象,和如今未婚先孕等社会现象有关,真正无力抚养孩子的家庭还是少数。另外,具备合法送养行为的福利院,实际上还未形成一套成熟的领养体系,送养门槛过高,普通人通过合法途径领养极其困难,这一方面要进行改进。

“正常领养程序优化后,黑市的生存空间就小了,但对福利院的监管要求也会更高。”叶竹盛称,民间非法送养难以监管,实际上,婴儿出生的监管无法深入到家庭中,医院和社区应当紧密联系,加强登记,建立完整的监管系统。办理户口也应当加强监管,严打非法办理户口行为。

北京乾成律师事务所刑事部执行主任肖之娥称,根据《收养法》规定,收养应当向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登记,还要经过申请、审查及公告、登记等程序。程序本身不是非常严格,经过一定时间就可以办到。但收养对送养人、收养人都是有要求的,比如,《收养法》要求收养人应当同时具备下列条件:无子女;有抚养教育被收养人的能力;未患有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收养子女的疾病;年满三十周岁。“如果不符合收养人条件的人想收养,无法通过审核,就不能实现收养。”

肖之娥提到,私自收养、民间送养脱离监管,往往导致儿童权益,包括身体权、健康权、生命权、受教育权等得不到保障。她建议,网络送养需要民政、公安、网信等部门严查严防,从源头监管。“适当降低收养门槛,简化收养的程序,这类问题也会减少。”

新京报调查组

编辑 李明 校对 贾宁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原标题:泰国国王带20个嫔妃"躲在"德国度假,回国仅一天又溜了… 疫情爆发山火蔓延,泰国国王却做出骚操作,带20名妃子落跑德国 ► 文 观察者网 陆雨聆 在全球多国民众的生活都受到疫情影响之际,泰国国王玛哈·哇集拉隆功(Maha Vajiralongkorn)却活得颇为“潇洒”。 日前,他被曝出在德国包下一家四星级酒店度假,并有整整20位嫔妃相伴。为了参加国家纪念活动,他总算千里迢迢回国,但仅仅停留了一天又马上溜走了,弄得不少泰国民众声讨他“不问民间疾苦”。 据德国《图片报》早前消息,泰国从3月26日开始,宣布进入为期一个月的紧急状态。在这个节骨眼上,哇集拉隆功却带头“置身事外”。 泰国国王哇......Next article READ

小黑资源网(www.xiaoheizyw.cn)收集各类免费最新资源网站,包括技术教程,活动,软件分享,安卓苹果软件,资源分享;
我们每天为大家更新各种实用技术教程、最新活动资讯、网络趣事、以及各种好玩的软件工具等、
记得每天都要访问一下我们的网站、让生活更加精彩! 网站地图 txt地图